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mg电子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mg电子官网

mg电子官网:学者:美从各方面同中国“开打” 只剩这两处没动

时间:2019/1/2 15:00:20  作者:  来源:  查看:15  评论:0
内容摘要:2018年12月29日,由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和中国人民大学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承办的“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年会暨首届万寿国际形势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在午餐发表演讲,他从2018年经济形势入题,讲到...
2018年12月29日,由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和中国人民大学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承办的“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年会暨首届万寿国际形势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在午餐发表演讲,他从2018年经济形势入题,讲到如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两个重要论断,最后落脚到中国外交面临的挑战。本文由人大重阳整理,以下为演讲实录。

  金灿荣:我想谈三个观点:一是怎么看2018年经济形势,二是习主席今年两大论断,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及第四次工业革命;三是现在中国外交面临的挑战。

  2018年全球局势复杂多变,贸易摩擦会长期化

  2018年形势有几个特点,第一是大国竞争又回来了。美国在去年底、今年初发布了几份外交文件,去年12月18日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今年1月19日的《国防安全报告》,以及2月4日的《核态势评估报告》,相似的结论。就目前来看,大国竞争是美国的首要安全威胁,美国原来是把防恐放在第一位,“流氓”国家放在第二,以前大国是寻求合作的,现在大国竞争跑到第一位,“流氓”国家第二,反恐第三,大国竞争变成为主基调,这其实不是很好。

  第二是贸易摩擦非常得热闹。中美贸易尤其热闹,美国加征2500亿税,中国加征1100亿税,加起来3600亿。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互相征税,其实规模是很大的,但我们国家有意压制影响,到今天为止我们政府不用“贸易战”,还是用“贸易摩擦”。贸易摩擦成了很突出的现象,战后盛行了几十年的自由贸易西方国家放弃了,美国由自由贸易的旗手变成阻碍,这是当今世界一个很大的变化,而且不光是和中国打贸易战、搞贸易摩擦,和其他国家也搞。我看几大国际金融机构挺担心的,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未来十年世界经济增长和贸易增长都会受损。

  第三是地区形势在分化。我个人认为,世界上的地区形势有变差的,有向好的,也有看不懂的。欧洲今年有几个变差,一是乌东,乌克兰、俄罗斯科斯海峡危机;二是科索沃近期要闹独立,可能在巴尔干又会出个热点事件;三是法国出现黄马甲运动,说明法国的内部矛盾挺大,而且黄马甲运动正在网上蔓延,因为黄马甲基本是义乌生产的,近期波兰、捷克有了新的订单,这意味着要出事儿,欧洲比预期的情况要差。

  中东现在局势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复杂,中东未来的矛盾会比一战、二战以来任何时候都要多。二战以后,中东原来的矛盾一是大国竞争,二是内部的巴以矛盾。现在情况开始变了,大国开始撤出中东,欧洲肯定是有心无力了,美国随着特朗普的决定也撤出叙利亚,俄罗斯占据叙利亚这个点也不会再往别的地方扩展了,对其他的兴趣不是很大,中国至少在可见的将来不会大规模参与进来。所以,“强龙”和“地头蛇”之间,“强龙”开始渐渐离开,“地头蛇”就变得很重要了。“地头蛇”有五个:土耳其、伊朗、沙特、埃及、以色列。我认为埃及以后会比较老实,会好好发展经济,但沙特和以色列可能会形成某种联盟关系,突厥人国家土耳其会变得非常活跃,伊朗也会很活跃,也就是说“地头蛇”之间的关系会变得非常麻烦,内部矛盾比以前多了。二战以后,很长时间的主要矛盾就是巴以矛盾,现在这个矛盾在下降了,虽然它还在,但已经下降了。现在排在第一的应该是什叶派、逊尼派的矛盾,沙特、伊朗的矛盾排在第一了。二是中东人的矛盾,他们觉得中东乱了,有机会重新建国了,这对很多国家形成了挑战。三是土耳其的新奥斯曼主义野心和地区稳定的矛盾,埃尔多安很想恢复奥斯曼帝国的光荣,虽然他没有这个能力,但他想这么做就会引发一些矛盾。所以,中东以后的结构会比以前复杂,“地头蛇”会比以前活跃,我是不太看好中东地区稳定的,中东的局势是往下走的。

  拉美今年的经济情况不好,深受新自由主义的危害,拉美国家没有定力,对自己国家的命运没有把握能力。现在看来,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是稀缺人才,国家有了定力、有正确方向,其他的专业知识才有发挥余地。像乌克兰、波兰都是这个问题,国家有基础人才、技术人才、艺术人才、体育人才,人才济济,但就是产生不了伟大的政治家,永远被人家欺负。拉美就是这样,没有定力。精英层充满了艺术气质,唱歌、跳舞挺好,管理国家就是不行。拉美国家深受新自由主义影响,把国有企业、国有资产、国有银行全卖了,直到现在连抵抗金融危机的能力都没有了。拉美现在一遇到经济危机就跑到其他国家去求救,一点自救的能力都没有了。今年拉美的经济情况很糟糕,阿根廷肯定是遇到危机了,巴西因为连续十年经济不好所以才出现了“巴西的特朗普”,其实就是个民粹主义领袖,一个国家出现广泛的民粹主义一定是遇到很大的问题,有了民粹主义这个社会基础一定会有政治家对应,这是政治学的规定,特朗普就是这么一个人物,“巴西版特朗普”也是这么个人物。

  以上三个地区今年是往下走的:欧洲、中东、拉美。

  有两个地区形势不错,一是非洲,没有什么大的动乱,经济还向好,中国是有贡献的,因为中国的投资,我看日本也准备投资。美国虽然对非洲不感兴趣,但只要中国去做美国就感兴趣了,美国认为“我可以不要,但你不许要,你要我就去”,这其实对非洲人挺好的。二是亚太也不错,原来亚太地区有两大热点,一是南海,二是朝鲜半岛,朝鲜半岛今年形势好转了,这是个亮点,南海形势今年也控制得很好,所以亚太地区是整体比较好的,中国经济发展稍差一点,但印度、印尼、越南相当好,整个地区来讲,经济活力还是亚太最好,热点问题控制得也比较好。

  有两个关键国家看不太清楚,就是美国和俄罗斯,他们有好有坏,美国经济前三个季度特别好,第四个季度差一点,对外打贸易战也占了不少便宜,长期来讲是不是有一些损失不好说。现在美国内部矛盾很大,两党尖锐对立。其实美国这个态势到底怎么估计也不好说。俄罗斯现在在叙利亚肯定是得分的,但俄罗斯内部的经济看不太清楚,比前几年没有下滑,经济稳住了,但肯定是不好的。我今年10月底、11月初去俄罗斯科学院参加远东所的200周年会议,我看到远东所衰败得很厉害,没钱、很可怜,请吃饭必须明确说好“我请客”他就来,你跟他说请吃饭,不说谁请他肯定不来,真没钱,不是装,没办法。

  这是我对2018年形势的总判断,特点就是大国竞争要集中,贸易摩擦长期化,地区局势在分化。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悄然到来

  习主席今年有两个很重要的论断大家要给予重视。第一,习主席在四个场合讲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去年和今年说的,说明他对这个局势看得还是挺重的。第二,他在两个场合讲了我们金砖国家要形成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他在南非金砖首脑临时会议对金砖国家开会时说过,然后是12月在G20会议期间说过。这都是去年没有的,很新的东西。需要我们好好理解。这也意味着习总书记有自己的看法,还有政策方向得理解一下。

  我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讲三个事实:西方有衰落,非西方有一群国家在兴起,所以过去西方横霸500年的历史正在走向结束,梁启超先生也讲过西方横霸500年这个历史正在走向结束。西方的核心就是美欧,美欧肯定是有问题的。首先就是人口,欧洲人口在绝对老龄化,甚至日本、韩国、加拿大也在绝对老龄化。美国绝对人口是很好的,一个美国女性会平均生孩子接近2.1个,是大国里最好的,但从结构来看,白人生育率在下降,美国白人平均生育年龄和德国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平均年龄46岁,日本最厉害平均在48岁,每一个白人女性一年生0.9个孩子,一个拉美女性生8.7个孩子。所以,内部结构在发生变化,这对美国祸福未知。西方过去有一些福利,使得他们拖累比较大,法国的税收占GDP的46%,我们税收占GDP百分之二十几,特朗普加了新税费是百分之十几,总共加起来占GDP的33%,但还是比法国少。有人一以贯之讲十几年我们的税收是全世界最高的,这是公开的撒谎,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税收是比较低的,欧盟国家平均税收是45%,法国偏高一点是46%,美国税率下降百分之35个点为21%,还是比我们的17%要高。总之,西方国家的福利负担比较大,所以竞争力在下降。另外西方国家内部的贫富分化非常严重,凡此种种,必须承认西方的力量下降了。

  总之,事实就是西方主导性在下降,非西方在觉醒,于是500年来西方主导的结构正在往东西方平衡走。过去500年西方的观念肯定是相对先进的,至少科学性强,逻辑比较严密,处于主导性。现在主导观念在下降,很多人解释不了,与事实有矛盾。这正在转变,什么时候有出路不知道,一是物理结构在变(力量的对比);二是心理结构在变;三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到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对我们来讲是机会,对美国是挑战。那么,一个生产力基础在变,一个力量结构在变,一个心理结构在变,一个生产结构在变,这就构成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正在到来的事实,习总书记提到我们和金砖兄弟搞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这意味着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方向促进金砖国家进一步团结,金砖国家成立了,也有一点作用,但要很团结还要找一些东西,习总书记可能想在这方面做一些努力,所以提出了“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

  中美外交进入新常态

  最后,我讲讲如何看待中国今年的外交,今年中国确实在外交上遇到了麻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把我们当对手,开始整我们,而且出手比我们想象的快、想象的狠。所以,习总书记讲了中美贸易战是一场“遭遇战”,我们现在正在把“遭遇战”变成“阵地战”,美国人没有耐心就算了,“遭遇战”猛打一气,很快有了结果这令他很爽。但要跟变成“阵地战”,跟他搞坑道,他老打不死你,最后打烦了也就不打了,我们可以进行这样的调整。

  总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特别是美国本身对中国的定位变了,把中国从有缺点的伙伴变成了主要的竞争对手,而且长期看是唯一的对手,这个定位变了就麻烦了,而且美国是个“土豪”国家,他动手能力很强,不像欧洲是帮“骷髅贵族”,他们对你不满会批评你,但不动手。美国现在的领导人是个地产商出生,对应中国的社会角色就是“包工头”,上来就动手。以贸易切入开始往别的地方蔓延,出发点是贸易战,实际现在已经打成“混合战”了。后来打中兴、打华为就是“技术战”,上礼拜五渣打银行和汇丰全面中断与华为的金融联系,这就是“金融战”嘛。至于“舆论战”那是贯穿始终的。

  “贸易战、技术战、金融战、舆论战”已经开打了,其他的也已经动手,但还没有全面开打,一个是台湾还没有打,二是南海。前几天一个香港专业“占中”的跑到靖国神社烧国旗去了,这是拿着钱的呀。还有人权牌,现在就新疆、西藏的问题指责我们。对“一带一路”也开始捣乱,说我们“一带一路”搞成了债务陷阱。“中国威胁论”现在甚嚣尘上,把我们在外面推广的文化叫交流坚实力。美国学术界政治觉悟很高,而我们学术界标榜和政府保持距离,叫“独立之意志,自由之精神”,换言之,给资本家说话,尤其是给美国资本家,就叫独立之意志、自由之精神。

  我的结论是外交问题就是一个方向,美国对我们有看法又行动能力强,于是麻烦就来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贸易摩擦、科技摩擦都只是一部分,以后还有很多。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太悲观,今年舆论场是非常悲观的,而且都是以贸易摩擦来说事儿。实际上没有那么糟糕,我们国家有问题主要不是在外交上,是国内经济是否向好,这是事实也是根本问题。外交在我看来,除了美国的问题其他都很好,中国外交是四个部分构成,即“大国、周边、发展和多边”,大国中的三对关系是“中美、中俄、中欧”,现在中俄关系很好,中欧还不错,就中美出了问题。周边外交现在也很好,前几个月我在威海开会,有位专家就说周边外交是建国以来最好的。当然,这是一家之言,是不是最好不好说,但还是可以的;发展中国家现在也还可以,大国中像我们这样尊重、重视发展中国家的还真是没有,反过来他们对我们也是很信任的;我们在多边国际组织的情况也可以,一是GDP提升了,我们负担的入会费用增大了,费用多了话语权肯定也就多了,而且美国动不动就“退群”,我们理所当然要暂时承担一个大国的责任。所以,大家体会一下是不是我们的外交还可以。


  截至到9月份,我们对外出口没有什么影响,包括对美出口,对实体经济影响很有限,但确实心理作用影响了,股市惨淡、房市不振、汇市也很糟糕。坦率的讲,其实是“舆论战”大于实际的影响。中美关系,我认为将是未来10年都是比较糟糕的,中美关系会进入新常态,中美关系过去40多年很成功,双方是积极进行合作,过去40年来都是竞争合作均等,有时候合作面还多一点。但从现在开始,未来十年中美关系肯定是竞争为主,或者七分竞争三分合作,还有一部分像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想的,要真跟中国全面打新冷战。我们要尽我们的努力去避免,因为全面新冷战是不好的。也不排除极个别用意,甚至想在台湾、南海制造直接的军事冲突,这种危险也不能排除,我们很重视中美关系,非常希望中美成为合作伙伴这是不变的,现在不确定的是美国,美国把中国定为战略竞争者是两党精英层的共识,换了民主党总统也是不会变的。所以,以后的新常态就是七分竞争三分合作。一定要防范这两个威胁,不要打全面新冷战,尽量避免直接的军事冲突。我们只要不犯错误,认认真真做事情,用个十年时间困难会过去的,十年以后,我们整个能力、影响力会上一个台阶,那时候美国人的态度就会改变,到那时候美国再想制约我们就要放弃了,反倒可能成为我们某种意义上的合作伙伴。

  谢谢大家!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mg摆脱电子游戏)